醉眼天涯 花香满衣

在忽然惊醒的夜凉里,
挨着秋天的衣袖,
独坐如莲。
灯半笼,
更阑。

夜雾已经烹煮成一壶茶,不饮。
相思已经倾斜成箫,不吹。
只在梦的边缘,
等你叩门的绝响。

我的思念,是你前世遗忘采撷而无法成熟的青果。
不舍那未了的情缘,我才执意轮回世间。
单薄的形骸幻化成一树瘦梅,等你在必经的路旁。
依旧是前世那一袭清绝的白衣,期待成为你不期而至的风景。
拥有你一刻完整凝眸,即便错失整个花季,我也欣然坠落,腐化为泥。
是什么将我的回眸捂上?
烟色的记忆里,总不见你寻路而来,
陪我,垂钓月光。

洪荒的纪事已远,恍若隔世的约定风一般不着形迹,
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
为你点燃的浣花诗灯一盏一盏次第而亮,
为你酝酿的柔情千顷一寸一寸绿满天涯。

三界内,所有的花树静静的迎候岁月,唯我轻衫飘飘、暗香盈盈,等你在岁月的对岸。
你不来,我不敢老去。
静夜里如此的思念,真的会把你惊醒?

今夜,你终于顺着长长的夜路,
踏响我长满青苔的小径。
苔痕斑驳的门扉,洞箫细碎的长廊,
有谁的心事穿袜行走,莲步轻移。

握着你的一唇冰凉,隔世的故事碎玉满地。
心疼你单衣试酒的落寞孤寒,为你一弦独操,
陪你独立霜降的寒凉。
用素帕细细为你抹去肩头发上的霜,拢你的一袖寒凉……

剪烛西窗。
一卷心情,
一壶淡酒,
一阙宫商。
单薄的素衣,不耐乍暖还寒的雨季。
此刻,你停泊在哪一隅的夜凉里?

谁替你烘干夜露沾湿的薄衫,笑你花香满衣。
谁如我前世一般卷帘相问:可看见月的香馨?
何处是港湾?
青山麓,碧水旁,黄昏沙滩?
寂寞沙洲寒。

空相对,
远山,远水……
残红,无寐……